陆璟:核心素养培育视野下的综合素质评价研究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0日 9:53:55     文章来源:教育科学研究院     作者:本站编辑     阅读次数:323

核心素养培育视野下的综合素质评价研究

陆 璟

摘 要

新的时代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的重大进展,要求我们重新思考21世纪所需要的关键能力。综合素质评价在解决未来所需能力的评估困境中,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综合素质评价目前在高校招生和中小学特色建设中取得初步成效,但仍需在细化中小学校实施评价、突出学生个性特点和差异、在实践活动的经历和体验中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在研究性学习中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等方面进一步加强研究。

“综合素质评价”新的时代意义

国内学术刊物中最早提到综合素质评价是在1999年,2002年《教育部关于积极推进中小学评价与考试制度改革的通知》提出了综合素质评价的内容框架,2004年《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区2004年初中毕业考试与普通高中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第一次在教育部文件中明确提出“综合素质评价”,目的是“改变以升学考试科目分数简单相加作为唯一录取标准的做法”。2014年《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颁布,指出综合素质评价的作用是三个“有利于”。近三年,人工智能取得重大进展,在这一新的时代背景中,开展综合素质评价又有了新的时代意义,对建设创新国家至关重要。

据世界经济论坛预测,到2020年,15个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将有500万个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替代。花旗银行和牛津大学预测,中国77%的工作都有被机器人代替的可能,“被替代率”高居全球第二。





今年我国北京和成都两个高考机器人考北京文科数学卷和全国数学二卷,其中学霸君公司的机器人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这些都告诉我们,如果学生只掌握最容易教和考的技能不再足以帮助年轻人为未来做好准备。正如OECD教育司司长施莱歇尔所说的那样,“在快速变化的互联世界中,为了使学生在生活中取得成功,教育必须改变。因为互联网知道一切,所以现代全球经济不会为你知道什么就付给你钱,付给你钱是要看你能运用你所知道的做什么。”

(一)未来什么能力最重要

那么未来什么能力最重要呢?为应对未来的挑战,国际组织、发达国家都在21世纪初就纷纷提出21世纪能力和核心素养要求,这些核心素养既包括特定学科领域的素养,也包括跨领域的通用的素养。

 

尽管不同国家提出的素养存在具体细节上的差异,但是与传统的能力要求相比,这些框架都有两个方面的共同的鲜明特征:一是在认知技能方面突破传统,强调批判性思维、创新、问题解决和信息素养;二是重视人际交往技能和自我管理技能这两种“软技能”,包括沟通合作能力、学会学习和终身学习、自我认识和自我调控、公民责任和社会参与等。



我国也提出了我们自己的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包括文化基础、社会参与和自主发展,其主要内容与国际大趋势是一致的。

未来人类有哪些优势是人工智能所不能替代的呢?世界经济论坛预测,到2020年,大多数职业所需的核心技能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尚未被认为对今天工作至关重要的技能。总体而言,社会技能(如说服力、情感智力和教育他人)在各个行业之间的需求将高于狭窄的技术技能。例如,今年央视的《开学第一课》,有53根手指的机器人和小朋友比赛弹钢琴,但郎朗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哪个是机器人弹的。这说明人工智能的确很强,可是那些真正需要发自内心情感来做的事情,比如音乐,机器人是怎么也不可能像人类一样演奏得那般动人、温暖。柯洁说,阿尔法机器人在围棋技术上战胜了人类,但我没有感受到它对围棋的热爱和热情。人类相比机器,最宝贵的是鲜活的感情和灵动的思想。所以人类的优势在于创造性、情感态度和社会责任等。



注:前两栏根据皮尔森(Pearson)公司出版的报告《人工智能猛虎出笼》(Intelligence Unleashed)[6]第47页的内容编译,第三栏为笔者所加。

(二)未来所需能力的评估困境

然而上文提到的核心素养以及应对人工智能时代的挑战所需要的能力有多少是可以通过纸笔测试考出来的?非常少。首先,纸笔测试考不出学生的情感态度,这里不赘述。其次,纸笔测试考不出培养核心素养所需要的深度学习策略或深度学习方法,在此稍加分析。

我们往往认为考试成绩好就表明学生学深学透了,然而用量化的成绩指标(分数)来研究,发现结果并非如此。

这里举三个研究的例子:①表面学习方法与低成绩之间的确有关联,但是深度学习方法和高成绩的关联并不强,说明考试成绩好并不能证明深度学习发生了。②使用表面或深度学习策略的学生在测试成绩上没有差异,但深度学习策略与论文作业的高分相关,说明深度学习策略是难以在考试当中体现的,而在平时的论文作业中却能够体现出来。③学生在准备多项选择题考试的过程中更有可能采用表面学习方法,他们认为多项选择题主要是基于知识的(较低级别的)知识处理,采用深度学习策略的学生在多项选择题考试中成绩较差;相反,学生在准备他们认为评估较高级别的认知处理的论文时,更多地采用深度学习策略,采用表面学习策略的学生在论文上表现较差。

美国科学院出版的《为生活和工作而教:发展21世纪可迁移的知识和技能》一书,将深度学习界定为“将一种情境下习得的知识应用于新情境(即迁移)的过程”,深度学习的产物是可迁移的知识,包括学科领域的内容知识以及如何应用、为什么应用和什么时候应用这些知识,用来回答问题和解决问题。

这种知识和技能结合,称为“21世纪能力”,如果教学目标是使学生能够成功地解决新问题和适应新情境或者要让学到的知识技能长久保留,就需要深度学习,如果教学的目标是让学生去解决与课堂例题同样的问题或者应对眼前的考试,那么就不需要深度学习。

所以纸笔测试考不出深度学习是否发生,如果只是为了考试可以不用深度学习,但是这将影响学生未来的发展,这就是应试教育的根本弊端。而要评价深度学习以及学生的创造性、情感态度和社会责任,就需要通过综合素质评价,体现单一考试所不能评价的非认知能力以及深度学习的结果。

“综合素质评价”在评价未来能力中的运用

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一方面要为高校选拔人才提供参考,另一方面要为学校深化素质教育改革和学生生涯发展提供有效的信息,其中首先要落实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在高校招生环节的使用,这是提高评价实效性,用评价引领课程改革的关键。



(一)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在

高校招生中的运用

上海在2017年的春考面试中首先采用了综合素质评价信息。23所学校中,面试对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使用主要有两种方式:参考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和考生的临场表现确定考生的最终得分有15所;专家对综合素质评价信息进行单独评分,再将该成绩纳入校测成绩总分的有八所。2017年六月底上海九所高校在开展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校测中首次引入综合素质评价纪实报告。媒体援引高校专家和学生家长的观点,认为这种综合评价录取方式是“见分又见人”。上海九校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招生采取“631”模式,高考60%,校测30%,合格考10%。这些学校对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运用主要有参考提问、综合判断、折算分数三种方式。参考提问,例如华东师范大学,在正式面试前查看纪实报告,增加面试问答交流针对性;综合判断,例如上海交通大学,不对考试的综合素质评价信息进行量化打分,而是将考生放在其所处环境与背景中进行综合判断;折算分数,例如同济大学,将纪实报告中的客观材料按学校的评价体系折算成分数,占面试环节总分的60%,也就是30%校测分数中的60%。专家提问涉及各方面信息,特别是课题研究经历的真实性、看问题的视角、实践经历、理想抱负与社会责任感、平时成绩和兴趣等方面。

各校提出的综合素质评价信息使用办法基本上都是从“重点参考什么信息”的角度来考虑的,较少提及学校根据自身办学方向或某些专业要求提出评价指标。这个问题需要高校认真研究,因为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使用原则是“谁用谁评”,高中主要负责录入真实的信息,高校主要负责根据这些信息得出评价结果,一方面要考虑参考什么信息得出结论,另一方面也要考虑采用什么评价指标。

美国考试中心(ETS)在十年前就开始探索对高校入学申请者开展非认知指标评价,其采用的指标是经过反复研究和试验的,一共有六个:知识和创造性、沟通能力、协作精神、应变能力(resilience,也可译为抗逆力)、计划和组织能力、道德与诚信。

我国高校在招生录取办法中,也应该提出包括非认知因素和专业能力在内的若干指标,这些指标的评价可以根据综合素质评价纪实报告或档案中的信息,也可以补充其他面试内容来获取更多信息。ETS对非认知指标的评价采用他人评价的方法,要求25个评价人根据24个小问题对申请人做出1—5分的评价,每个指标都涉及4个小问题,例如对抗逆力的评价问题是:①接受反馈时不做辩解,②在压力下能很好地工作,③能克服挑战和挫折,④工作极其努力。这种他人评价的有效性是建立在综合多人评价的基础上,并且评价人信息是保密的。

我国有学者提出,为了使综合素质评价信息便于给高校提供参考,可以让教师写评语,体现学生在哪方面具有突出的优势素质,与周围同类学生相比处于何种相对水平,是如何获得该种优势素质并达到此种水平的,并附上相关佐证材料供查验,高校在录取时提出本专业要求的突出素养。我们在课题研讨中,有专家提出可以请每个任课教师给学生写一句话,表达对这个学生的突出印象,印象不深刻的可以不写。这些方法在具体实施中的客观性和公平性如何保证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二)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在中小学

色建设中的运用

综合素质评价信息仅仅为高校招生服务是不够的,更要为中小学校推进素质教育服务。学校特色指标是综合素质评价在推进学校深化素质教育方面的突出表现。依据“谁用谁评”的原则,高中可以根据自己的人才培养目标和课程特色,确定符合本校学生发展需要的学校特色评价指标。相比其他记录内容来说,学校特色指标在记录和评价方法上有两个特点:

一是记录和评价方法更多元。

例如对学生的品德发展,可以采用行为观察法,也可以采用问卷调查或者谈话法,还可以采用情境测验法、个案研究法等,客观记录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主要是为了确保客观性和真实性。在学校自己内部使用的评价中,除了采用行为观察记录的方式以外,也可以采用教师评价、学生互评等方法。学校特色指标为学校的校本评价提供了空间。

二是评价指标更丰富。

既可以利用纪实报告中的信息得出评价指标,又可以在纪实报告基础上补充其他相关材料,体现纪实报告没有充分展现的信息并得出学校个性化的评价指标。如目前志愿服务(公益劳动)只导入了次数和时间,在社会实践方面有特色的学校可以进一步展示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合作能力、领导能力;身心健康和艺术素养方面主要录入市级活动,未能记录学校的体育和艺术活动,在体育或艺术方面有特色的学校可以进一步展示学生在学校活动中体现出来的坚持性、体育锻炼习惯、艺术欣赏和表现能力。因此学校特色指标一方面反映了学校素质教育的成果,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学校对学生的评价指标而不只是记录内容,为高校提供参考。

深入开展综合素质评价的几点思考

要使综合素质评价纪实报告言之有物,学校必须有丰富的校内外实践活动和拓展型、研究型课程支撑,帮助学生认识自己,自主规划,让学生有丰富的课程可以选择,为学生提供高质量的社会实践机会,培养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一)细化中小学校实施方案

中小学校综合素质评价的实施方案要落实学校工作计划、组织领导、工作流程和责任人员、相关课程和时间、岗位内容、经费和资源保障等。总方案之外还可以针对学习生涯指导、社会实践、研究性学习等评价内容提出工作要求,制订管理办法和指导手册等。将综合素质评价细化落实到课程、教师、学生,将纪实报告中每一项要填的内容都落实到人,明确要填报的时间节点和任务要求。

(二)突出学生的个性特点和差异

每个学生综合素质的优势方面是不同的,综合素质评价是要评出学生的特点和差异来,而不是拿一把尺子去衡量所有人,所以不宜采用统一细分指标、统一划等的做法。

《意见》明确指出,综合素质评价是对学生全面发展状况的观察、记录、分析,是发现和培育学生良好个性的重要手段。专家指出,综合素质评价应该关注人的个性和差异,发现有差异的学生各自的价值。

综合素质评价不是比拼孩子的长短,不是全面较量,而是用它来衡量判断一个学生的素质发展方向。体现差异性就是要在综合素质评价中充分展示每位学生的个性特点和兴趣特长,让学生选择最能充分反映自己个性特点和兴趣特长的活动及成果进行记录,突出重点而不需要面面俱到,一般性的活动可不作记录,有些活动项目学生没有参加或事迹不突出可以空缺。

以学生自我介绍为例,可以列举事实体现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和创新实践能力,在校内外活动中承担什么责任;可以列举事实证明自己为有兴趣从事的专业做了系列努力和准备,表现修习课程和学习经历与个人志向的关系,自己的兴趣爱好和个性特点与未来学习的关系;可以写自己获得区级或校级奖励的情况,取得过什么成就,有什么证书证明自己的能力和特长。自我介绍的关键是内容言之有据,语言简练,与专业兴趣相联系。例如有的学生写了自己担任学校实践部部长期间负责完成的迎新活动、夏令营、志愿者招募等管理工作,在担任团支书时组织班级学习方案,担任班长时修订班规、策划运动会等,体现了自己的领导和管理能力及踏实认真的作风。要避免缺乏证据支撑的主观判断,例如网络上的某些“范文”,用了许多形容词对自己做出抽象概括,缺少事实支撑,没有参考价值。

为了让学生有丰富的事实材料可写,并且对自己的特点有清晰了解,学校应做好学生生涯指导,使学生了解自己、了解高校、了解职业,规划学业发展,这样才能提高学生的自我认识和自主发展能力。

(三)在实践活动的经历和体验中

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

上海市政府已经创造了方方面面的条件大力推进高中学生志愿服务(公益劳动),学校要关注学生在这些实践活动中的经历以及在活动中的体验感悟和知识应用,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社会实践是体验课程,每个人必须经过自己的创造、理解、建构、体验,才能形成内化的社会责任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的时间纳入记录,但是时间长短不是主要的指标,不是说做70小时志愿服务的学生社会责任感就比只做了60小时的学生强。情感、态度、价值观在大量的交往、互动过程中形成,人的品行是在社会劳动实践的体验中培养的,这种体验对综合素质和全面发展的重要性难以替代。学生的品行养成不能仅仅靠讲道理,必须在做的过程中体验。例如有的学生说通过活动学会了吃苦,有的学生说懂得了什么叫责任。有的学生感悟体验比较及时,有的学生可能当时并没有深刻感悟。有的学生有收获,有的没收获,这些都没关系,可以让学生慢慢体会交流,通过认识、思考、体验、感悟活动过程各方面的收获,逐步认识到某些可以言说或未必能够言说的知识和情感,逐步内化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

学校还要把志愿服务与应用学校所学知识和技能解决实际问题联系起来,例如复兴高级中学60位导师主动对接社区、社会机构,为学生社会实践提供机会。截至2016年底,先后签约了三批共12个基地,协助基地设计24个有针对性、有特色、适合本校学生的活动项目,导师带领483位学生开展290多次活动。这种学校与基地合作开发实践活动项目的做法值得推荐。

(四)在研究性学习中培养

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

上海学生在PISA测试中的优异表现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但上海学生问题解决表现相对薄弱也成了各国研究者关注的焦点。

在PISA2012测试的问题解决模块中,实际的问题解决成绩比用数学、阅读、科学成绩所预估出来的成绩低51分,仅次于保加利亚,说明我们高水平的阅读、数学和科学素养没有转化为创造性问题解决能力,因此上海学生特别需要培养创造性问题解决能力。在PISA测试中,上海学生在主要考查逻辑推理和分析问题能力的纸笔测试以及计算机化测试中的静态问题解决上表现不错,但是计算机化的互动问题解决是薄弱环节。互动问题的特点是,解决问题所需要的条件和信息不是在题目一开始就给出的,而是要通过学生主动探索去获取,而这种解决不透明情境问题的能力与创造发明的过程非常类似,所以被称为创造性问题解决能力。这种能力需要通过研究性学习、项目学习、基于问题的学习等深度学习方法来培养。OECD在创造性问题解决研究报告中特别指出:中国上海、中国澳门和中国台北需要培养学生的好奇心、开放性,容忍怀疑和不确定性,敢于用直觉来解决问题等。高中将研究性学习专题报告作为主要记录内容,目的就是通过改革评价方式来推动研究性学习的普及。

培养学生的研究能力,一方面要开展研究性学习的过程指导。

这不是讲一门课,而是分段落实到各个环节,结合研究项目的实际操作,是做中学的过程,包括确定研究方向、制订研究计划和框架,设计研究工具和方法,实施研究(开展调查或实验以及收集和记录数据),分析数据得出结论,撰写报告及用多种方式表达研究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导师的指导要规范,学生的研究性学习记录要规范。

另一方面要有课程学习作支撑。

许多学校在这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例如七宝中学、上海中学、复旦附中、大同中学、市西中学、吴淞中学等都有很好的例子被媒体报告。支撑的课程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研究方法类课程,帮助学生掌握研究的一般方法;另一类是研究主题类课程,拓展学生的视野,帮助学生发现感兴趣的研究议题。此外要整合资源:一是导师资源整合,成立导师组或导师团,或与高校合作;二是实践资源整合,依托社会实践基地开展研究。



(以上摘自《教育参考》2017年第5期,内容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篇: 发达国家职业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及其借鉴
下一篇: 林 宇:正确认识教学诊断与改进工作 建立人才培养保障机制
相关文章
0 关于举办2018年学术年会的预通知
0 黑龙江省职业教育精准扶贫的任务及实现路径
0 我国职业教育评估的历史及发展趋势
0 关于授予哈尔滨等五市教育学会 为省教育学会第35次科研成果评奖 最佳市(地)组织奖的通知
0 关于省教育学会所属分支机构2017年度年检的通知
0 关于组织参加《中国高等教育博览会(2018•春)》的通知
0 关于2017年下半年高等教育科研课题结题结果的公示
0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十三五发展规划
0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十三五发展规划
0 基础教育评价:评价标准>评价方法
 
国内新闻
教育探索期刊印刷服务(2018年)招标文件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网站系统招标公告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开展工作作风整顿
省教科院召开工作作风整顿第二阶段推进会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开展工作作风整顿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2017年党风廉政建设
大公评论
教育探索期刊印刷服务(2018年)招标文件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网站系统招标公告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开展工作作风整顿
省教科院召开工作作风整顿第二阶段推进会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开展工作作风整顿
黑龙江省教育科学研究院2017年党风廉政建设
东北亚风情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WAP | 办事处